365bet体育游戏-毕业奋斗5年,她还要多久才能成同传界“大神”?
2019-07-12 14:24:54 来源:本站
原创:Amber Shen
 
        
《翻译官》剧照
 
- 职 业 故 事 -
 
在正式会议的前一天晚上,Afra还额外看了好几篇原本并不需要阅读的专业论文,直熬到凌晨三点才睡。没想到第二天翻译的时候,发言人正好提到了其中一篇论文里的内容,Afra临危不惧,顺利地完成了翻译。
 

 
Afra是一名同声翻译。我跟她相识是因为电影院里的一场小意外。
 
电影已然开场,我将手中的爆米花放在地上,伸手在背包里翻找起纸巾,却听扑通一声,有人将地上的爆米花一脚踢翻。
 
踢倒爆米花桶的小姑娘看上去跟我年纪相仿,她意识到自己的过失后,显得有些慌乱,连连欠身向我道歉。
 
我没有说什么,也理解她的匆忙,但她依然坚持为我再买来一桶爆米花,而且比踢翻的那桶要大上一个号。看到爆米花桶,我不由得笑出了声。
 
所谓“不打不相识”,我和这位名叫Afra的小姑娘成了朋友。
 
电影那天,她参与翻译的会议临时延长了一小时,她结束了工作后匆匆忙忙地赶来电影院,心急火燎,没注意到脚下有东西。
 
听到Afra的职业,我瞬间来了兴趣。在我的印象中,同声翻译是高精尖职业的代表,薪酬高,从业者的业务水平都相当精湛,不是一般人能轻易涉足的行业。
 
Afra闻言笑了笑:“其实很多朋友都有些将同声翻译神化了,这不过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职业。我们同样也会面临职场人士需要面对的各种烦心事,要忍受本职业特有的一些职业法则。”
《翻译官》剧照
 
/ 1 /
 
Afra中学时期的英语成绩非常出众,她在全省排名前十的重点高中里,每次英语测验都能稳居年级前十。在填报大学志愿时,也一门心思地想读英语专业。她听说同声传译能参与国际会议的翻译工作,薪酬也很高,便将同声传译作为自己的第一志愿。
 
然而,如愿进入高翻学院就读的Afra却在开学后的第一个学期备受打击。
 
Afra在上专业课时,发现自己根本听不大懂教授说的内容,课堂发言时也很难说上几句完整的句子。原来,Afra高中时期英语成绩好,只代表着她的应试水平不错,读写能力拔尖,听力和口语却很糟糕。
 
Afra读书那阵儿,高考英语不考听力,英语老师为了节约教学时间,从来不让学生练习听力,顶多在学习新课文的时候播放一两遍录音。高中时期练习口语的机会也是少之又少。
 
因此,在Afra刚入校的半年里,每次上专业课她都觉得非常痛苦,尤其怕教授点名让她回答问题,她站起来后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几句话。
 
与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家境很好的同学,他们自小学起就开始参加国外游学活动,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还有一部分同学是外国语中学保送进来的,参加过各种大型的英语演讲比赛,讲起英语来十分自信。
 
而Afra家境普通,全靠高考成绩进入重点院校,上大学前连省都没出过,更别谈出国了。一直以来学的都是“哑巴英语”的Afra在进入高翻学院后感到很不适应也很沮丧。第一学期结束后,她在班里的成绩勉强排在中段。这对于自我要求很高、成绩一向拔尖的Afra来说,可谓打击不小。
 
好在Afra性格比较坚韧,越是遇到困难,越能激发好胜心。她相信事在人为,虽然起跑线不如别人,但如果半道放弃,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与别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唯有全力奔跑,才能有赶上的希望。哪怕永远也无法超过别人,至少可以努力做到紧咬住对方,不辜负自己一腔抱负。
 
从第二学期开始,Afra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BBC或者VOA,不管是走路还是吃饭,Afra的耳机里播放的一定是英语听力材料。虽然暂时没机会出国,但她可以给自己创造良好的语言环境。Afra还将经典的听力材料都打印出来,一字一句地跟读,纠正发音,读完后又整段整段地背诵,培养语感。
 
有输入还得有输出。Afra原本的性格是偏内向的,但为了提高英语口语水平,她只能硬着头皮去和校园里的留学生们对话。作为翻译专业的学生,Afra时刻不忘提高自己翻译的准确度和广泛性,比如她在逛街的时候看见的一些中文标语或词汇,就会想办法把它翻译成英文,要是翻译不出来,就会默默记在心里,回宿舍后查阅相关资料,再将翻译好的内容记在笔记本上。
 
/ 2 /
 
高翻学院的同学们在练习交替传译(交传)的时候,从来不是单打独斗。自己练得再起劲,都有可能只是在瞎练。翻译的关键,是让听者能听懂且还要听着舒服,因此在练习翻译时需要有其他同学帮忙把关,才能知道翻译的质量如何。
 
Afra所在的班级在交传练习时是分小组进行训练的,一名同学念中文或者英文句子,每念完一句,另外两名同学就马上翻译出来,还有两名同学负责对翻译情况进行点评。所谓旁观者清,很多时候翻译者自己很难察觉出来的问题,旁观者马上就能发现异样,及时反馈,帮助翻译者进行改进。
 
Afra在选小组时特地选了一个总体实力很强的小组,她觉得自己属于遇强则强的那类人,希望在和实力强劲的同学合作的过程中,最大程度地激发自己的潜能。但她心仪的那一组却认为Afra的实力不够,不大愿意和她结伴练习。
 
Afra主动表示,前期可以一直担任念句子的角色。由于大家都想有更多的机会进行翻译练习,没有人想去读材料,她这才能如愿进入这一组进行交传练习。
 
虽然其他人都觉得Afra傻,但Afra觉得念句子其实也是一种锻炼的方式。很多同学都更关注中译英,但英译中同样考验译者的功力。在其他同学只关心翻译出的中文句子是否能准确表达出原意时,Afra还关注着语言的艺术性。
 
有不少译者在翻译时都会不自觉地进入到“翻译腔”的怪圈中,翻译出来的中文句子让人觉得很别扭,这就源于艺术性的缺失。两种语言在表达上是有区别的,如果只是单纯地翻译意思而不对语序、语境进行适当调整,自然无法翻译出美妙的句子。Afra觉得在念句子的过程中,她便有机会去用心感受句子的表达内涵,这将有助于个人翻译能力的提升。
 
虽然Afra在分组练习的过程中只需要念原材料,但她在念出句子后同样也会在心里马上进行翻译,与此同时她还要比对自己和其他同学的翻译情况,认真做好笔记,在点评环节时,她同样会适时地提出诚恳的建议。
 
同传要求翻译者精力高度集中,强调注意力的有效分配,注重高效性和准确性,因此Afra在念出句子后极短的时间内,逼迫自己同时做好几件事,就是为了锻炼自己的注意力。
《翻译官》剧照
 
由于Afra在练习时对自己提出的高要求,又很少给自己放假,成天泡在图书馆和翻译间里,她的大脑时刻都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整宿整宿地睡不好觉。她的室友打趣她,说现在还不是职业翻译,就已经压力大成这样,以后可怎么办?Afra闻言却笑道:“没事,现在紧张,习惯了之后等真正要开始职业化翻译的时候可能就不紧张了。”
 
由于足够努力,Afra在第二学期末便从原先的中游水平跃升到全班前五,这给了Afra很大的鼓舞。
 
/ 3 /
 
当时,院里有老师想找一名可以做笔译的同学,班里很多同学都不愿意去。国内的笔译市场鱼龙混杂,很多“会英语”的学生和质量很差的翻译公司乱报价,搅乱了市场行情,使得笔译报酬变得很低。哪怕是老师推荐的活儿,省去了翻译公司的抽成,也只有千字120元的报酬。
 
Afra接下了这个任务。虽然看起来薪酬少,但这个机会却是不错的——给国内一家有名的出版商翻译一本外国儿童文学书籍。稿件要求很高,Afra一直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可以翻译出优雅句子的好译员,这次实践正好给予了她学习的机会。
 
不过,除了想要学习外,对接下来的这个任务,Afra还有另外的想法。
 
经过一年多的大学学习后,Afra看到很多师兄师姐在毕业后由于缺乏机会,并没有从事翻译工作。现在学翻译的学生很多,国内外相关专业也一直在扩招,僧多粥少,能入行的只是少数;入行之后也很苦,新人一个月可能只接得到一两个单子,仅靠翻译工作根本养活不了自己,很多新人觉得前途无望,到最后放弃翻译事业的也不在少数。
 
因此,Afra觉得把握住机会才是最重要的,在精力允许的情况下,去尝试一下笔译工作,也可以给自己的未来留一条后路。
 
Afra的认真给出版社的编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编辑还私下联系过Afra,询问她能否有偿帮一位朋友翻译几篇专业论文。
 
接手这位客户后,Afra了解到客户是化工能源类的从业者,因为要参加几场国际性会议,所以需要找人翻译几篇专业性很强的英文文章。
 
客户人在国外,和Afra有四个小时的时差,客户又有些拖延症,发来文章时已经很晚了,却要在次日早晨急用。化工能源并不是Afra熟悉的领域,她对很多专业词汇都是一头雾水,为了尽可能高质量地完成翻译,Afra只能通宵工作。
 
虽然最终的成稿在Afra看来还有不够完善的地方,但幸好客户是满意的。
《翻译官》剧照
 
译员在工作中会接到很多类型的翻译材料,为了保质保量地完成翻译,译员需要在平时广泛涉足不同的领域、积累经验。但人的精力终归是有限的,因此译员通常会选择自己最为熟悉的领域进行深度了解。经过这次磨练后,Afra决定将能源和工程列为自己的首选翻译领域。
 
虽然经贸、建筑、IT和金融类的翻译是最容易揽到活的,但能翻译医药、能源和工程的译员才是行业里最稀缺的人才,喜欢挑战自己的Afra又为自己挑选了一个硬骨头去啃。
 
/ 4 /
 
提到口语翻译,很多人脑海中最先出现的就是同声翻译。其实口语翻译主要分为三类。相对而言难度最低的是陪同翻译,主要是在商务陪同或旅游陪同时提供翻译服务。第二类是交替传译(简称“交传”),译员在发言人讲完一句或一段话后再进行相应的翻译。国家各部委在面对海内外媒体召开发布会的时候,采取的就是交传的形式。进行交传时,译员坐在发言人的身旁,和听众是面对面说话的状态。
 
第三类是同声传译(简称“同传”),译员需要在发言人讲话的同时不间断地将说话内容进行翻译。译员是通过专业的同传设备在同传间里进行翻译,是隐藏着的状态。在召开工作会议时,发言人自然是不希望自己的发言轻易被打断,需要找的便是同传译员。
 
同传的要求可以说是口译方面里最高的,同传译员要在发言者讲话时立即对说话内容进行翻译,与此同时还要注意听发言者说出来的下一句内容。整个翻译过程中,精神始终都需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所以很多时候是两人为一组,每半小时一交换。
 
新人都是从陪同翻译和交传做起的,新人期在一到三年不等,人脉积累得比较好、能力也足够强的年轻翻译才能有机会慢慢涉足同传领域。
 
Afra在大三时经一位学姐介绍,开始涉足陪同翻译这一块儿,做的最多的是旅游陪同。
 
来中国旅游的外国人对中国文化特别感兴趣,问题特别多,时常会把Afra问得直冒冷汗。比如有一位外国客户在逛小吃街时就问她,这是什么面食,Afra上前一看,这不是面疙瘩汤吗?幸好Afra当初学英语着魔的时候,总是看到什么就马上会想如何去翻译,这样小小的挑战还不足难到她。
 
但这也给Afra提了一个醒,要想做好翻译工作,积累真的是特别重要的一个步骤。现阶段看起来可能没用的一些知识,也许之后在翻译时会帮上大忙。
 
Afra在做交传时也深深体会到了积累的重要性。她在大四时经教授推荐,有幸去一个重要的国际学术会议上做交传译员。
 
这是她第一次做交传工作,因此非常看重这次机会,总担心自己准备得不够充分。在正式会议的前一天晚上,Afra还额外看了好几篇原本并不需要阅读的专业论文,直熬到凌晨三点才睡。没想到第二天翻译的时候,发言人正好提到了其中一篇论文里的内容,Afra临危不惧,顺利地完成了翻译。
 
那场会议的与会者大多掌握两到三种外语, Afra的翻译质量能得到他们的高评价,让Afra非常开心。有位学术大牛很看好Afra的能力,会后将她推荐到一家业内知名的翻译公司,Afra毕业后便一直在这家公司工作,今年是为公司效力的第五个年头。
 
/ 5 /
 
听Afra讲述自己的经历,在感慨她的钻研毅力的同时,我也产生了疑问:“你工作能力这么强,为何不跳出来自己单干呢?”
 
Afra认真地回答道:
 
“我觉得现阶段我的能力还不足以支撑我自己创业,不管是业务能力还是人脉圈子,都还需要再积累几年。其实我在现在这家公司干得挺满意的,老板还挺欣赏我的,这两年让我做了很多同传工作。虽然公司差不多要抽成掉三分之一,但也算是在可接受的范围以内。
 
“再就是,我的性格属于稳扎稳打的类型,不喜欢冒进,这会让我心中没底,缺乏安全感。等合适的时机到了,我当然会考虑出来单干。”
《翻译官》剧照
 
说起现在的翻译行业,Afra虽有时觉得无奈,但也因此坚定了自己的发展规划。
 
“现在翻译行业鱼龙混杂,很多客户贪小便宜去请报价低于市场价格的译员,甚至有的客户认为请个留过学的人也能很好地完成翻译任务,其实留过学的人只能用英语进行交流,能解释说话者的大概意思,但语言严密度低,语法混乱,逻辑也不清楚,是不能胜任翻译工作的。
 
“作为年轻译员,有大公司做依靠,接到的单子都是有质量的,去做这样的单子可以真正提升自我能力。如果自己做工作室的话,为了能生存下去,必然会去抢一些质量没保证的单子,这对于年轻译员来讲是没有成长空间的。”
 
而对于我感兴趣的薪资话题,Afra也给了解答。
 
“翻译不是讲时薪的,我们一般都是以‘天’为单位进行报价。哪怕只翻译了一小时,也按半天的价格算,毕竟为了那一小时的工作,也需要费半天的时间;也不可能说,翻译完这一小时的会议,我们马上就能赶去下一场。半天的价格一般是一天价格的65%—70%。
 
“同传的薪水确实会比普通白领要高一些。背靠翻译公司的普通同传译员一般是一两万的月薪,做得好的自由职业者因为不涉及公司抽成,直接跟客户谈价,薪水自然会高一些。不过,不管是在翻译公司上班还是自己出来单干,虽然每个月拿到的钱看起来蛮多的,但其实工作压力很大,工作量也大。
 
“在同传界,我们私下将同传译员分为三等。第一等就是那些日进斗金的大神,全国加起来也就几十个而已,实属凤毛麟角。第二等是主力,虽然封不了神,但业务水平过硬,在客户中口碑很好,待遇可以达到中产阶级偏上的水平。最末等的就是刚入圈的新人和有一定工作经验但水平一般、始终混不出来的翻译,这些同行能接到的活很少,有时甚至要一两个月才能接到一个会议翻译,仅靠翻译工作来养家糊口肯定是不现实的了,所以很多人还会选择去机构教雅思、托福。”
 
我调侃道:“愿你能早日‘封神’啊!”
 
Afra却仍然认真地回答道:“肯定想成为大神级的人物!但天赋、实力和运气缺一不可,强求不得。对于绝大多数翻译来讲,能努力工作、积攒人脉成为“主力”就很不错了。目前,我已经工作了五年,也算比较顺利,度过了悲催的新人期,但是离主力还要差一些,所以,之后还得继续加油才行啊!”
 
我点了点头。Afra远比我想象的要成熟稳重,与其瞎操心她的职业规划,倒不如祝愿她能早日成为同传界主力中最强的那一拨人。而实现这一目标,我对Afra也是有信心的。
 
-END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