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游戏-约翰·豪首个中国个展开幕:他画出了《魔戒》里的中洲
2019-08-05 13:45:38 来源:本站
英国作家托尔金的《魔戒》曾被认为不可能拍成电影,然而18年前,彼得·杰克逊导演的电影《指环王》一经上映,便引起巨大轰动,恢宏壮丽的中洲景象在大银幕上徐徐展开,书中那些奇诡的描写轰然落到实处。
 
电影《指环王》三部曲在画面上的成功与两位插画师密不可分:约翰·豪和艾伦·李。他们都曾为《魔戒》绘制大量插画。在电影开拍前,两人均应导演彼得·杰克逊邀请赴新西兰,为《指环王》三部曲电影做概念设计。
 
约翰·豪。摄影:Fataneh Howe
 
2015年,艾伦·李携新书参加了上海国际文学周。4年后,上海国际文学周迎来了中洲世界的另一位著名艺术家约翰·豪。
 
令人惊喜的是,除了新书《中洲旅人:从袋底洞到魔多——约翰·豪的中洲素描集》,读者此次还有机会看到大量艺术家原版画作。8月4日,他的首个中国个展“中洲旅人——约翰·豪艺术展”在思南公馆开幕。
 
约翰·豪最大规模海外展览
 
与艺术家历次在其他国家的展览相比,本次中国个展共展出105幅作品,其中包括99幅插画真迹,是艺术家在其海外展览中展品数量最多的一次,其中包括甘道夫对战炎魔、中洲旅人等多幅《指环王》中的“名场面”。
 
史矛革
 
展览由著名设计师、“中国最美的书”获奖者陆智昌策划,在展品方面与艺术家共同选定,呈现方式包括画作、实体展示及多媒体播放等。展览包含约翰·豪创作于1979年甚至更为早期的作品,展现了其不同创作阶段艺术巅峰。跟随这些作品,读者可以一路追溯约翰·豪的绘画人生,了解他如何从一个学画少年蜕变为今日风格奇崛浓烈的艺术大师。
 
展览中,约翰·豪的多种绘画尝试都有所展示,包括素描、水彩画,使用材料包含铅笔、彩铅、墨水等,还呈现了部分艺术家在创作中使用的个人物品,让观众从多个角度感受约翰·豪在创作过程中的观察、思考与探索。
 
约翰·豪特意为此次中国个展手绘一条龙,作为为展览的主视觉。他为尚未发售的《2020年冰与火之歌官方年历》新作的插画“冰蜘蛛”也将在展览中首次公开展示。
 
“约翰·豪有多变的风格,有些大家并不了解。此次展览我们也有选择一些他不太为人所知的作品,这样才能更全面地反映出约翰·豪的水平。《指环王》三部曲共获得过17个奥斯卡奖项,这个成就至今没有被打破,可见这些幕后工程的水准。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只把约翰·豪作为托尔金的一个附庸,以现在的方式全面展现约翰·豪的艺术人生,是更恰当的。” 世纪文景托尔金系列图书责编沈宇介绍,策展除突出约翰·豪最广为人知的“中洲”系列作品,也加入了他一些其他风格和主题的画作,旨在让大家全面了解和走近这位艺术家。所有作品均为约翰·豪本人收藏,从他瑞士家中运到上海。
 
从插画到电影,他描绘了托尔金笔下的中洲
 
约翰·豪1957年出生于加拿大温哥华,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长大,毕业于法国斯特拉斯堡艺术学院,现居瑞士。
 
托尔金笔下的中洲世界,是约翰·豪艺术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与托尔金的缘分,可以追溯至学生时代:因为图书馆的《魔戒》太抢手,第一部总是别人借走,他不得不从第二部《双塔殊途》进入中洲,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黑塔
 
自1990年代始,约翰·豪开始为多版《魔戒》《霍比特人》等作品创作插画,这为他赢得了极高的声誉。不仅如此,诸多奇幻主题的物品也出自他的笔下:《贝奥武夫》桌游、安妮·麦卡菲(Anne McCaffery)所著小说的封面、万智牌牌面、童书。
 
他画作能够将强烈的戏剧冲突凝结于一瞬,也富有让奇幻看来像史实的真实感,这给予了彼时正考虑将《魔戒》改编为电影的彼得·杰克逊很多启发,画作中隐隐展现出未来成片可能呈现出的视觉效果也让年轻的导演兴奋不已。
 
那时候约翰·豪还没有出版过任何的作品合集,迫使导演在旧书店、托尔金读者团体以及互联网上展开了对他作品的“狩猎”。最终在1997年,彼得·杰克逊鼓起勇气与他通了电话。这一通电话让约翰·豪在电影拍摄地新西兰度过了18个月的时光,也一举奠定了影视史上的传奇系列片。
 
彼得·杰克逊认为约翰·豪笔下的甘道夫形象是他所见过的,描绘托尔金小说中巫师形象最传神的作品。而这也对彼得·杰克逊的《魔戒》影视化过程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魔戒》电影中,甘道夫饰演者伊恩·麦克莱恩试装长达数个小时,就是为了让形象更加贴近于约翰·豪的画作。
 
三幅甘道夫画作是展览的核心
 
展览在思南公馆的一幢三层老建筑中举行,三层楼将展览自然地分成三个部分。一楼主要围绕约翰·豪的生平和绘画基本功展开。
 
一进入大厅,左手边就可以看到约翰·豪外祖母1890年绘制的一幅《西庸古堡》,笔触细腻,从中似乎可以看到约翰·豪绘画天赋的某些家族来源。旁边是约翰·豪和妻子法坦妮·豪的两张照片,照片中,法坦妮身着中世纪服装,约翰·豪则穿着15世纪形制的盔甲。盔甲是约翰·豪非常喜欢描绘的一个主题,在他绘制的一些身着盔甲的武士形象中,总能看到他自己的影子。
 
另一个小展厅内展示了约翰·豪的生平,包括他的大量生活照,他读书时的成绩单,和一张他1978年至1979年期间在艺术学校画的自画像。在自画像中,他坐在云端上方的高椅子上作画。时隔40年,约翰·豪已经不记得自己当初的想法,但他说:“回首前路,有几件事是清楚的:艺术家的职业生涯基本上是孤独的,虽然高处意味着壮丽的景色,但它也是一个不稳定的位置,几乎没有犯错的余地。”
 
二楼是“主题展”,主要以约翰豪·热爱、常用的一些场景、主题和意象划分为几个主题,盔甲、龙、建筑、风景……每个主题都包含一系列画作。
 
约翰·豪和艾伦·李的中洲插画各擅胜场。如果要说区别,艾伦·李曾笑称,约翰·豪致力于中洲的“黑暗面”。甘道夫对抗炎魔的主题,他就画过不下五六次,在这一展厅可以看到一组约翰·豪所画的炎魔,暗与火、红与黑的配色,绘制出巨大的冲击和张力。
 
几番铺垫,走上三层,就进入了重头戏“中洲世界”。这里展出了大量约翰·豪为托尔金笔下的中洲世界绘制的插图,以及为电影《指环王》绘制的设计稿。三幅甘道夫的画作挂在展厅最显眼的位置。
 
“这是展览中最重要的三幅画。”世纪文景托尔金系列图书责编沈宇介绍,展览的名字就来自其中一幅名为《中洲旅人》的画作,在画中,灰袍尖帽的甘道夫站在树下,遥望中洲。
 
甘道夫
 
另一幅《灰袍甘道夫》曾获得彼得·杰克逊的极大赞誉,他曾说过,“约翰·豪所画的甘道夫阔步雨中是我所见过描绘托尔金笔下巫师的插画里最出色的——流浪汉似的衣着和鹰隼般的凝视将画面张力捕获其中,完全超越了尖帽巫师老生常谈的形象。”据说,彼得·杰克逊就用《灰袍甘道夫》这幅画中的形象,从好莱坞获得了电影投资。然而这幅画原作于1997年被盗,只能以复制品展出,成为本次展览最大遗憾。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8月31日。8月14-17日期间,主办方还特别邀请约翰·豪来沪与读者见面,举办“新书发布暨大型新书签售会”、“中洲旅人之夜——读者见面会”、“约翰·豪大师工作坊”、“大师素描网络直播”、“小型签售会”等系列活动。
 
据悉,展期内,约翰·豪将作为2019上海国际文学周的嘉宾出席各类文化活动,与读者展开交流。
 
 
责任编辑:张喆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魔戒